江南春:迎接新商业文明的曙光

曾经,从86亿美元市值跌至6亿,这家企业做错了什么?

如今,A股市值重回千亿且众志成城势不可挡,他们又做对了什么?

在刚刚过去的2019互联网哲学(雄安)学习会上,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分享了他创业16年的故事,以及他学习中华文化、探索3.0战略的心路历程,他说:全力以赴去帮助和成就自己服务的企业品牌、从而利益他人、利益社会,就是分众最大的时代机遇!

各位老师、各位董事长,上午好!

昨天微医集团董事长廖杰远在分享中说“宇宙间最好的AI(人工智能)就是因果。”我们的每一个念头,都会被天地立体声地录音录像,在世间留下痕迹,只要机缘成熟,就会结出善果或者恶果。“行为作用与反作用”是人生的重大真理,也是新商业文明的基础。结合分众的经历,我谈一谈我对此的体会。

利他利己,暗合道妙

成就了分众的成功

2003年我创立了分众传媒,十几年间分众的市值达千亿。从一个创业公司走到现在,分众传媒成功的奥妙何在?过去我没有透彻地思考过这个问题,昨天四合院老师提到了“暗合道妙”这个词,我想,分众也是因为“暗合道妙”,在各个层面上利益了他人,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对于客户而言,他所面临的问题是:我的品牌如何更好地直达消费者?电梯创造了一个独特的空间——第一,它是一个封闭空间;第二,用户在这个封闭空间里停留的时间不会很长,通常就是几分钟,除了看广告,几乎其他事情都不能做。

对用户而言,在他喜欢的电视剧内容间强行插入广告是一种巨大的打扰,但在电梯里看广告则不会。同时,电梯广告对用户来说也是一种打发无聊和化解尴尬的好方式——想一想,如果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同坐一部电梯,比起尴尬地面面相觑,更好的方式就是看广告。因而电梯广告构成了企业与客户之间的善意链接。

此外,电梯广告对物业而言也有好处。物业可以从中获得额外的收益,有了这份收益就可以进一步提升物业服务的品质。

不论对于企业、对于消费者、对于物业,分众的广告业务在方方面面都构成了一个善意的能量场,所以分众的事业才能迅速发展起来,一路成长为中国最大的电梯媒体,有300多万个终端。

一念之间,暗失道妙

市值从86亿跌到6亿美元

分众在2003年创立,05年就在纳斯达克上市,两年之后市值就冲到了86亿美元。但仅仅一年时间,市值就从86亿跌到6亿(2008年末)。分众的业务并没有多大改变,那到底是什么力量导致了市值的“纵向腰斩”?

分众上市之后,我把聚众、框架等一些和分众业务重叠的潜在竞争对手都买了下来,分众的市场份额一下子达到了90%多。那个时候我踌躇满志,感觉良好,不知不觉中,贪欲就开始萌动了。“大道甚夷,而民好径”,当时我就是个“民”,走了小径。

分众和百度几乎是同一时间登陆纳斯达克,上市之后,我常常拿百度来对标。我发现,两家公司的业绩都是连续13个月百分百增长,但百度的市盈率是100倍,分众只有25倍,所以我内心非常不平。我纳闷:这没有道理啊,为什么百度的利润比分众低,市值却比分众高那么多?

有一次,全球最大基金之一的掌门人来中国访问。我问他:为什么百度的市盈率是100倍,而分众只有25倍?

这位80多岁的老人回了我一句话,大概意思就是“你不够性感”。他说,分众做的事业是在一栋一栋楼房里,是有限的,因为楼房总有盖完的一天,那个时候瓶颈就出现了;但百度做的是虚拟空间,它的想象空间是无限的。

当他讲完这一点之后,我内心开始翻腾,但并不是思考如何像百度一样开辟一个无限的虚拟空间,而是想:哎呀,我的故事没有讲好,所以投资人不买账。于是我就开始琢磨:怎么样重写故事,把故事讲得更“性感”些?

因为中文系出身的缘故,文案写作是我的专长。回去之后,经过一个晚上的思索,我就把分众的定义,从“中国最大的生活空间媒体”变成了“中国最大的数字化媒体集团”。当时看到了Google、微软等互联网巨头都开始买入媒体公司,涉足媒体事业,有朝向数字化媒体集团演化的趋势。所以我就觉得,分众也应该顺应这一趋势。

讲完这个故事之后,我还得自圆其说。我把分众定义为“数字化户外媒体”,但大家还是习惯性地认为互联网才是数字化媒体,户外的不算。于是我就把当时中国最大的数字化互联网广告公司收购了。买了一家之后,我发现这个领域竞争好激烈,于是又一鼓作气,把排名前十的十家公司买进了六家。

同时,我预感到手机广告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于是又把当时中国最大的手机广告公司也买了下来。

这样一来,分众就成了中国最大的数字化户外媒体集团、最大的互联网广告集团、最大的手机广告集团——如果这样还不能叫“数字化媒体集团”,那还有谁有资格叫这个名号?!所以我心里踏实了,觉得终于把这个故事讲圆满了。

在资本市场讲完这个故事后,我发现投资者非常关注,一年时间,分众的市盈率就从25倍涨到了40倍,市值达到了86亿美元。

现在回顾这一段经历,就发现:当时自己已经失去了创业之初的定力。我创立分众时的初心,是想在消费者必经的生活空间中,通过媒体平台与消费者建立紧密的链接。但现在却演变成了怎么赚钱怎么来,离初心越来越远。既没有考虑怎么样把不同业务板块协同起来,同时为了“牵住”收购公司的管理层,我还想出了种种方法来激励大家,更是为了安慰自己。

等到公司市值达到86亿美元后,我开始盘算如何卖出股票,离开分众,当一个清闲自在的投资人。做CEO是件很累的活儿,每天从早上8点钟干到晚上2点钟,我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了。这些,都是在那个时候埋下的恶因。

所以,我外聘了一位CEO, 准备退场。然而天有不测风云,08年的“3·15”晚会曝光了分众子公司群发垃圾短信、骚扰用户的消息。当时我正发烧躺在医院里,一边看晚会一边惴惴不安。就在那一天,分众市值跌了十几亿美元,一轮下来跌了二三十亿。紧接着又发生了汶川地震、举国默哀和金融危机,我们的股票一次次狂跌,到最后就只剩下了6亿美金。

原本想抛售股票、逍遥退场的我,如今连一张股票都卖不出去。这给了我人生非常大的一次警醒:当一个恶念升起来的时候,全世界都会与你背道而驰。最早那一念贪欲萌生的时候,我没有去制止它,一点点演化到现在,就结出了这样一个的苦果。

痛定思痛:

人生以服务为目的,赚钱顺便

09年的时候,我不得已回到了分众。就在公司上下一片沉寂时,我忽然领悟到一句话:人生以服务为目的,赚钱顺便。

我去台湾的时候,经常会光顾一家面馆。那里的面是祖传的手艺,特别好吃,每天都有很多人排队。一次我开玩笑对老板说:“你的面那么受欢迎,为什么不开成连锁呢?这样不断地复制壮大,以后还有可能上市呢!”人家回答:我就是想好好地做一碗面,让顾客吃得好、吃得开心、吃得健康,每天就心满意足了。

当时我还在心里不以为然,觉得这个人怎么格局和境界这么低?做成一碗上市公司的面不是更好吗?

但遭受这一次的重创之后,我开始深刻反思:或许他才是对的,我的想法是有问题的。当人生以服务为目的的时候,赚钱是顺便的、注定的;但如果从一开始就把赚钱当做第一要务,眼睁睁、口巴巴地尽想着怎样从别人的腰包里得到更多利润,这就是因果倒置了,反而赚不到钱。

对于企业而言:是非即成败

在四合院学习时,有一次老师送给我5个字,让我印象极其深刻:是非即成败。先前在生活和经营企业的过程中之所以会有那么多烦恼和纠结,就是因为我是在计算得失,而不是明辨大是大非。

当一个人真正明白了“行为作用与反作用”,开始坚定不移地依照良知而行的时候,哪里还会有纠结和烦恼?一切的判断标准是如此地清晰明了,我们也就不会再被短期的得失所蛊惑动摇。

商业的本质其实就是以利益客户为中心,背离这一中心,任何事业都不可能有成长。在分众,有一些同事经常会忧虑:我也很勤奋,但为什么就是无法打动客户呢?

结合致良知,这个问题就很容易理解了:之所以打动不了别人,就是因为你心里装的是他的项目预算、盯的是他的口袋、想的是他的订单。有这样一颗私心时,你的眼神、你的语言一定会变样,别人自然也就能够感受到。

有一段时间,我经常说:我们打动不了客户是因为我们不够专业,所以我们不断地去补习专业,给客户带来更有价值的营销建议。这样做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还不够。虽然我们给了客户行之有效的营销建议,但当我们的起心动念有贪婪和私欲时,很快就会发现:第一,你的建议是为了实现你的目的,而不是为了成就客户,所以你的建议可能会走偏;第二,你的建议夹杂着私欲,缺乏真诚,所以无法打动客户。

互联网哲学(雄安)学习会现场,江南春与其他与会企业家交流

打开客户的心,靠的不仅仅是专业,更重要的是有一颗真诚地、对客户好的心。只有我们去付出这份爱,这份爱才能够返还给我们自身。这也是遵循“行为作用与反作用”的原理。

作为企业家,我们只需要去全心全意利益客户,剩下的事情不用去争也会自然而然地涌来。我们都要问自己一个问题:我是在利用客户提高企业收益,还是在利用企业为客户提供价值?

过去,我是以成就客户的成功作为自己的追求,我花了大量时间来讨论广告内容应该怎么做,定位应该怎么做,给客户更多专业的营销建议,从而确保能够达成广告效果。

但今天通过学习中华文化,我知道:其实分众可以做的更多。分众给客户的专业建议都是有形价值,除此之外还可以带给客户更多的无形价值,比如在与客户的交流过程中,把更多的正能量传递给客户,和客户一起提升心灵品质。这引发了我进一步的思考。

尽管在过去,我在中国普及了很多关于定位和营销的理论,但我越来越感觉到这还远远不够。在术的层面上,专业的营销方法能够在短期竞争中帮助客户赢得有形的差异化价值,获得竞争优势;但从长期来看,这个竞争战略会不会对社会有害?虽然它有短期的市场效应,但如果给社会传递了错误的价值、传递了负能量,那么这个竞争战略的反作用也会回到我们身上和企业身上,真是细思极恐。

再进一步,假如这个竞争战略是正向的,也是长期有效的,它又是否找到了与消费者进行心灵链接的方式?如何通过我们分众的咨询服务,能够帮助客户持续地突破发展瓶颈,利益消费者的心灵,成就一家受人尊敬的、甚至伟大的企业?

因此,我们需要和企业客户一起更加深入地探讨,如何与消费者建立起心与心的链接?我们的广告语能否把一份正能量传递给消费者?如何让消费者在看到我们的广告语时,感受到一份心灵的滋养?

助力并迎接新商业文明的到来

对于分众而言,新商业文明就意味着我们不仅要给客户提供专业、有效的建议,更要和客户一起去建设心灵品质,依道而行,从而不仅收获短期的成功,长远来看,也能让客户拥有幸福、自在、圆满的人生。

在没有开始学习中华文化之前,每时每刻我们都在不停地博弈——大我与小我的博弈、高尚与卑微的博弈、相信与怀疑的博弈、焦虑与定力的博弈……人生的能量就在不断的博弈中被白白消耗掉了。但如果能够真正明白“行为作用与反作用”,真正相信因果、明辨是非,生命中的很多烦恼和焦虑就会渐渐消失。如果分众能够帮助客户建立起这样的正知正见,那么客户对我们而言,就不再仅仅是一位客户,而是一个念念不忘的朋友。我们跟客户之间的链接就从“一张薄薄的纸”变成“一本厚厚的书”。

我们国家讲“人类命运共同体”,古圣先贤讲“天地万物为一体”,其实我们和客户之间是彼此相连的命运共同体。只有真正的利他才是真正的利己,发自内心地去利益客户、成就客户,才是真正的商道,才是大道至简。所以,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差别就是格局和境界之间的差别。

今天,在这个物质极大丰盈的时代,最最缺乏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心与心之间的链接。如果能够借助商业的力量,解决这一时代难题,一个新商业文明的时代就会呼之欲出。

未来十年随着消费升级,各行各业的品牌聚集度会进一步提升,百亿、千亿级的品牌会不断涌现。所以,对分众来说,相信时代、全力以赴去帮助和成就这些品牌、从而利益他人、利益社会,就是分众最大的机遇!

我希望将分众建设成为一个传播优质产品和服务、值得消费者信赖的平台,同时也成为一个传播正能量和正向价值观、利益人心的平台。

回顾历史,最终能够超越困难和挑战的企业,都是那些坚定相信时代的人;而那些不相信时代的人,都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我们希望成为新商业文明的践行者和推动者,助推并迎接一个伟大时代的到来!

谢谢大家!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