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死"了ofo小黄车?马化腾:一票否决权!

罕见!马化腾:谁"杀死"了ofo小黄车

中国基金报 泰勒

千万用户蜂拥退押金、创始人成“老赖”,ofo最近是搅得满城风雨。

曾经是无人数追捧的独角兽,如今从天堂掉下了地狱,ofo为什么失败了,很多人都在分析原因。

昨天马化腾罕见发声,说了一句话。

马化腾评ofo溃败原因:

veto right (否决权)问题

2月20日晚间消息,有腾讯内部人士转发有关ofo的评论文章《谁杀死了ofo》,并援引文章内容:如果说ofo的成功是过去几年中国市场资本力量无往不胜的幻觉,那么ofo的溃败则是这种幻觉的破灭。

马化腾,作为共享单车赛道的局中人,在朋友圈指认了造成ofo此刻局面的罪魁祸首——一个veto right(否决权)。

欢聚时代董事长兼CEO李学凌也在其朋友圈发出了相同的观点,称ofo真正的死因在于“一票否决权”。

他解释称,目前,戴威、阿里、滴滴、经纬都拥有一票否决权。“5个一票否决权,啥事都不通过。很多创业公司不太注意法律的设定,留下很多的法律漏洞,这样的情况下对公司来讲可能造成致命的威胁。”李学凌表示。

据悉,在ofo董事会中,最初拥有一票否决权的是戴威、滴滴、经纬、朱啸虎,不过,朱啸虎在2017年12月初退出了。当时,有媒体称,朱啸虎将ofo的股份出售给了阿里和滴滴;其中,阿里持有多数股权,包括朱啸虎拥有的ofo董事会席位和一票否决权,滴滴只持有小部分股权。

今年3月,《中国企业家》援引投资人消息称,朱啸虎退出ofo后,在ofo董事会中,管理团队有五个席位(戴威行使全部投票权),滴滴两席,阿里一席,经纬一席;而拥有一票否决权的就变成了戴威、滴滴、阿里和经纬。但阿里方面随后否认持有“一票否决权”。

回顾ofo历次重大关头的抉择:与摩拜合并、被滴滴收购、由阿里接管,拥有“一票否决权”的戴威都充分行使了这一权利。

一票否决如何毁了ofo?

分析称,马化腾可能指的是ofo董事会中,戴威、阿里、滴滴、经纬都拥有一票否决权的问题。OFO是由于内耗错过了最佳并购时机,根本原因在于一票否决权者的争权夺利。

与摩拜合并,被一票否决。

去年10月,在滴滴的推动、腾讯的支持下,ofo和摩拜频繁谈过很多轮合并。

据ofo离职员工Raven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2017年烧钱最厉害的时候,摩拜和ofo的投资人都意识到,彼此很难打败对方,所以转而力推两家合并。“老戴不接受,没谈拢。”Raven说,戴威当时拥有一票否决权。

彼时摩拜的第一大股东为腾讯,ofo的第一大股东为滴滴,双方率先达成默契。在合并方案中,合并后的公司将设立联席CEO制度,由摩拜CEO王晓峰和ofo创始人戴威分别担任,董事长任命权归属滴滴。

在ofo创始人戴威看来,滴滴当时给出的谈判方案是程维任新公司的董事长,王晓峰出任CEO,ofo年轻的创始团队则要出局。这与他想要的话语权并不对等,谈判最终失败。

在虎嗅今年六月的报道中,在11月的某个周末,戴威赶走了滴滴派驻的原高级副总裁付强、原滴滴开放平台负责人南山、原滴滴财务总监Leslie Liu,并删除了他们的内网权限与公司邮箱。

据当时ofo内部人士透露,戴威之所以敢于直接将滴滴高管赶走,实际上是得到了阿里的关键承诺。而《财新》的报道,也证实了这一点——阿里、蚂蚁金服将立即注资ofo,缓解后者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最终,合并谈判只进行了一月有余,(11月中旬)合并之说正式破产,戴威行使了自己的一票否决权。与此同时,ofo与其最大股东滴滴的矛盾公开化。

2017年,在几番烧钱大战之后,ofo投资人朱啸虎在呼吁“ofo和摩拜只有合并才能盈利”,毕竟他是过来人,经历过滴滴和快的两军对垒死伤惨重的战争。对此好意,戴威婉言谢绝,“非常感谢资本,资本助力了企业的快速发展,但是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2017年12月,见过世面的朱啸虎以30亿美金估值套现走人。

2018年4月,摩拜宣布被美团收购,ofo失去了和摩拜合并的可能。

紧接着,阿里、滴滴继续争夺ofo的主导权,但戴威不想被大公司、股东控制,坚持独立发展。

2017年底,ofo甚至与滴滴反目,这使得陷入资金危机的ofo雪上加霜。据界面新闻描述,在滴滴成为ofo大股东后,派驻了付强等人到ofo担任高管,“不可否认地是,付强他们加入以后确实加强了公司的各种流程和制度,变得更规范了,但是很多业务的进展也变得非常困难。”一位ofo离职员工向上述媒体说。

根据AI财经社的调查报道,一直奔波忙碌着海外市场的戴威被“架空”了,等他回头一看,发现国内业务、市场运营已然被滴滴的高管所掌控。

滴滴想要控制权,从大学时代一手创建起ofo的戴威当然不爽,于是,传言在2017年冬天,戴威“先斩后奏”地把滴滴派驻ofo的高管驱逐出局,甚至于,“一个多次被报道的场景是,戴威冲着电话那头发怒:‘滴滴的人都给我离开ofo!"

滴滴和ofo的合作就此破灭。

到2018年初,ofo资金情况已经非常紧张了,戴威不得不转向阿里求助。《中国经济周刊》报道称,阿里当时同意戴威保持ofo独立,并拥有ofo控制权的要求;但阿里的出价非常低,只有10亿美元,仅为ofo高峰期估值(30亿美元)的三分之一。

最后,外界并没有看到阿里收购ofo的消息,只知道ofo通过抵押动产(单车)的方式获得阿里17.7亿元贷款。

今年8月,业内传出滴滴曾提出以20亿美金的估值收购ofo,但被后者辟谣。不过被媒体证实确有其事。

ofo内部还成立了应急小组,主要职能是还债,后《财经》报道也证实了这个说法,该小组由阿里、滴滴、中信产业基金、DST组成,进行债务重组;不少供应商同意债转股,这是他们拿回钱的唯一选择。

10月8日,有媒体爆出一份滴滴的投资意向书,内容显示如果ofo接受了投资,滴滴将获得绝对的控制权,ofo的创始人戴威等将被踢出管理团队。但双方后来都出面否认了该消息。

收购方案未能达成,滴滴先后两次发生了司机强奸杀害女乘客的重大安全事故。滴滴不得不面对由此衍生的政策收紧、单量下滑、收入减少,在客观上,ofo彻底失去获得滴滴收购的机会。

在昨日(12月19日)发布的内部信,戴威也坦言,“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言辞中不乏惋惜和无奈,他称:“这几天都经历着巨大的煎熬和压力”,不过,戴威表示,仍在痛苦和绝望中坚持着。

ofo和创始人被“限制消费”

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近期,ofo小黄车的运营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至少已经收到了20份限制消费令,限制消费人员均为ofo创始人戴威。 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限制消费令(2018)京7101执294号为例,法院明确,因东峡大通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法院对东峡大通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东峡大通及东峡大通(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戴威不得实施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一)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

(二)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

(三)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

(四)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

(五)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

(六)旅游、度假;

(七)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

(八)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

(九)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这份限制消费令提出,如东峡大通(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因私消费以个人财产实施前述行为的,可以向法院提出申请。如东峡大通因经营必需而进行前述禁止的消费活动的,应当向法院提出申请,获批准后方可进行。如违反限制消费令,经查证属实的,法院将予以罚款、拘留;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