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属于三代人半个世纪的无悔坚守

孟根阿古拉,1975年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左旗乌力吉苏木温都尔毛道嘎查的一户守边牧民家里。乌力吉苏木北与蒙古国交界,是阿拉善左旗唯一的边境苏木,边境线长188.68公里,这里干旱少雨,风大沙多,冬寒夏热,昼夜温差大。这样简单地描述也许会让人觉得稀松平常,然而对于孟根阿古拉来说,这里却是他传承守边使命的开始。

上世纪七十年代,为了维护祖国边境安全,12户牧民自愿举家搬迁到乌力吉苏木边境一线,孟根阿古拉的母亲巴雅斯胡楞就是其中一位。那一年,24岁的巴雅斯胡楞跟随母亲来到这里,在民兵点旁边搭建了蒙古包,虽是正值韶华,但面对紧张复杂的边境形势,巴雅斯胡楞放下女儿家的娇柔,以蒙古族姑娘的刚毅豪迈,决定参加民兵训练。她扛起枪,毅然担起守边重任,从此开始了戍边生活。边境地广人稀,常年干旱少雨,她白天放骆驼,晚上站岗放哨,把整个青春献给了这片土地。

回忆起当年,巴雅斯胡楞十分感慨。那时候白天骑着骆驼巡逻,晚上去山上站岗,一站就是一整晚,天亮的时候才能回家。那时候生活条件不如现在,没有电也没有信号,不管有没有异常情况,她每天都会去连队报告前一天的情况。

因为母亲的守边决定,1975年,孟根阿古拉在边境线上出生了。40多年来,在他的记忆里,苍茫的大漠戈壁,总有刮不完的风沙,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的邻居也陆续搬离了难以维持生计的边境,方圆5公里荒无人烟。如果想要外出,需要徒步行走七八里地。拉水要到30里外的地方,头一天出发的人,隔天才能把水拉回来。即便是这样,母亲巴雅斯胡楞依然带着他继续坚守。正因如此,从小就跟着父母巡查边境线,让孟根阿古拉对这片土地有了深深的眷恋。中专毕业后,他原本有留在城里工作的机会,但是父亲临终前的嘱托,让他留在了党和国家需要的地方,来完成他们一家人的光荣任务。因为这个光荣的“任务”,孟根阿古拉决定接过守土戍边的“接力棒”,继续扎根在边境一线。

2005年,孟根阿古拉加入中国共产党,接过承载着祖辈戍边记忆的望远镜,追随着外祖母、父母亲的守边足迹,带着妻儿成为了第三代戍边人,开始了他的光荣之旅。即使面临着恶劣环境的挑战和生活上的困难,20多年以来,他依然坚守在这片土地上。

每次到离家4.8公里以外的中蒙边境线巡查时,他都要提前佩戴好党徽,拿上望远镜和巡边工具。来到边境线,除了修补铁丝网,最主要的是查看是否有人为活动的迹象。据孟根阿古拉回忆,1998年深秋时节,边境线很是凄冷,一片荒芜。他在巡逻时发现了一串奇怪的脚印,他沿着脚印追踪,看见在当时的241界碑向南不远处行走着一位形迹可疑的人,孟根阿古拉便拦住了他。因为语言不通,那时候也没有手机,他就骑着摩托车去了当时的三连,叫来部队的人带走了可疑人员。

一望无垠的边境线,并不如想象般安逸、平静,这里时常会有狼群出没,尤其在旱季,食物的匮乏和缺水的气候,将狼群一步步引向了牧民的牲畜。孟根阿古拉家也不例外,20年来,孟根阿古拉家失踪的骆驼至少有200峰,其中一部分骆驼过境到了蒙古国,一部分被狼群袭击导致死亡。孟根阿古拉说,虽然有所损失,但是他觉得这点个人的利益在保护国家边境线的安全、守护家乡牧民的安全这样一个神圣的使命面前,不值一提。

在茫茫的戈壁滩上,一家三代人经历过遮天蔽日的沙尘暴和狼吃掉羊群的危险经历,承受着巡边的艰苦和孤独,是什么样的精神,让他们执着地坚守在那里?是对祖国母亲浓浓的爱,也是世代传承的戍边使命,正是这些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着一家三代人守望在边境一线。

48年来,无怨无悔的三代人接续奋斗,巡查边境线时骑的骆驼变成了汽车,蒙古包也变成了通水通电的砖瓦房,但是不变的是牢牢扎根在三代人心中的“光荣使命”,他们就像展翅的雄鹰俯瞰着这片土地,与中蒙边境线上的一座座界标一道守望着边境一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