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CPI环比负增长 需求增长放缓致物价回落

2018-12-10 11:23 中国经济网

  11月份,CPI同比上涨2.2%,连续5个月处于“2时代”;PPI同比上涨2.7%,涨幅比上个月收窄0.6个百分点。CPI和PPI同比涨幅收窄,环比负增长,物价水平明显回落,反映出市场需求有所减弱。物价走势温和为宏观政策调控提供了更为宽松的灵活空间——

  12月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11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数据。11月份,CPI同比上涨2.2%,连续5个月处于“2时代”;PPI同比上涨2.7%,涨幅比上个月收窄0.6个百分点。

  有关专家表示,CPI和PPI同比涨幅收窄,环比负增长,物价水平明显回落,反映出市场需求有所减弱。物价走势温和,不存在通胀风险,这为宏观政策调控提供了更为宽松的灵活空间。

  CPI连续5个月处于“2时代”

  11月份,CPI同比上涨2.2%,涨幅比上个月收窄0.3个百分点,连续5个月处于“2时代”。自今年6月份以来,CPI同比涨幅连续4个月扩大,10月份涨幅与9月份持平,均为2.5%。

  统计显示,前11个月CPI同比上涨2.1%。这意味着今年完成全年同比涨幅3%左右的物价调控目标已无悬念。

  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绳国庆分析说,11月份在食品中,鲜果、鸡蛋和鲜菜价格分别上涨13.3%、5.2%和1.5%,三项合计影响CPI上涨约0.27个百分点。

  据测算,在11月份2.2%的同比涨幅中,去年价格变动的翘尾影响约为0.3个百分点,新涨价影响约为1.9个百分点。

  11月份,CPI环比由上个月上涨0.2%转为下跌0.3%。其中,食品价格下降1.2%,影响CPI下降约0.25个百分点;非食品价格下降0.1%,影响CPI下降约0.10个百分点。

  绳国庆分析说,在食品中,蔬菜市场供应充足,鲜菜价格下降12.3%,影响CPI下降约0.33个百分点;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部分产地为避险加快出栏,猪肉价格下降0.6%,影响CPI下降约0.01个百分点。

  在非食品中,汽油和柴油价格分别下降4.9%和5.2%,合计影响CPI下降约0.12个百分点;飞机票、旅游和宾馆住宿价格分别下降5.0%、3.3%和2.3%,三项合计影响CPI下降约0.07个百分点。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表示,11月份食品价格和非食品价格都有明显回落,可能表明消费需求走弱,名义消费增速或将放缓。

  PPI同比涨幅连续5个月收窄

  11月份,PPI同比上涨2.7%,涨幅比上个月收窄0.6个百分点。这也是PPI同比涨幅连续5个月收窄。今年前11个月,PPI同比上涨了3.8%。

  绳国庆分析说,11月份,在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中,生产资料价格同比上涨3.3%,影响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总水平上涨约2.47个百分点;生活资料价格同比上涨0.8%,影响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总水平上涨约0.20个百分点。

  在主要行业中,涨幅回落的有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上涨24.4%,比上月回落18.4个百分点。

  据测算,在11月份2.7%的同比涨幅中,去年价格变动的翘尾影响约为0.8个百分点,新涨价影响约为1.9个百分点。

  11月份,PPI环比由上涨0.4%转为下降0.2%。其中,生产资料价格下降0.3%,生活资料价格上涨0.2%。

  从调查的40个工业行业大类看,价格上涨的有23个,持平的有4个,下降的有13个。在主要行业中,由升转降的有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下降7.5%;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下降3.3%;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下降0.7%。上述三大行业合计影响PPI环比下降约0.30个百分点。由平转降的有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下降1.1%。涨幅扩大的有非金属矿物制品业,上涨1.4%,比上月扩大0.7个百分点;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上涨1.3%,扩大0.2个百分点。

  11月份,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上涨3.3%,环比持平。其中,建筑材料及非金属类价格同比上涨9.3%,燃料动力类价格上涨7.9%,黑色金属材料类价格上涨5.5%;有色金属材料及电线类价格下降2.1%。前11个月平均,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上涨4.4%。

  刘学智表示,PPI环比近7个月首次负增长,同比涨幅显著收窄,为近两年低点。按大类分,生产资料价格环比负增长是PPI下降的主要原因,生活资料价格保持正增长,表明工业生产可能放缓,经济增长动能有减弱的可能。工业生产者购进端价格涨幅收窄至3.3%,但依然高于出厂端价格,工业企业仍然承受着输入性成本压力。

  未来整体物价缺乏上涨动力

  今年以来,我国物价运行总体平稳,CPI运行符合预期目标。从未来走势看,通胀压力明显减轻。

  交通银行分析认为,近两个月国际原油价格冲高后大幅回落,截至11月末回落幅度已超过30%,既有地缘政治原因,也有需求不足因素,全球经济放缓对石油需求预期减弱。

  “在国内外需求稳中趋缓、上游生产端产品价格已经回落、原油及大宗商品价格难以显著走高的情况下,明年物价水平上涨动力不足。”刘学智表示,尽管稳健货币政策偏松,但仍不会大量释放流动性,不存在大幅抬升物价的作用。猪肉价格处于缓慢上升周期,但回升幅度有限,难以改变整个CPI运行态势。从另一个角度看,中国宏观调控政策重心已经转向稳增长,基建补短板等逆周期的调节政策或将托底中国经济,中国经济出现硬着陆的风险并不大,真正陷入通缩的可能性很小。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刘爱华此前表示,从未来走势看,支持物价平稳的因素较多。从食品来看,虽然存在一定的上涨因素,但粮油价格平稳,粮食生产形势较好,能够保证食品价格平稳。从工业品看,我国产业体系比较完整,通过合理扩大消费品进口,也有利于增加消费品供给,有利于保持工业品物价稳定。从服务角度看,服务业供给能力和水平在不断提升,服务价格能保持比较平稳的上涨态势。因此,保持居民消费价格平稳有坚实基础。

  从PPI看,近两个月国际原油价格冲高后大幅回落,对PPI同比涨幅形成了一定下拉作用。由于中东局势仍存变数,未来原油价格可能还会波动。受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贸易保护主义影响,外部需求难以支撑工业产品价格上涨。积极的政策着力点在于基建投资,可能为相关工业产品带来阶段性拉升作用,但难以改变PPI趋势性下行的特征。

  刘学智表示,在国内外需求稳中趋缓、上游生产端产品价格已经回落的情况下,整体物价缺乏上涨动力。近期基建投资提速,华北地区工业生产加快,相关产品需求增强,或将带来价格拉升作用。同时,PPI上涨动力不足,仍有可能继续下行。总的来看,2019年物价水平继续走低的可能性较大,CPI和PPI平均涨幅可能都会低于2%,不排除个别月份PPI为负值的可能。

  刘爱华表示,尽管基础设施建设回升可能会带来部分产品需求增加和价格变化,但由于目前基建投资还处在低位,从基建投资回升到带动价格上涨可能还要比较长的时间。(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林火灿)

责编:郑媛媛
分享:

推荐阅读